[email protected]

集團微信   網站導航

首頁 > 管理思考 > 管理思考

炮灰投資者

時間:2015-12-29來源:原創作者:返回

目前為止,A股市場具有鮮明市場特色的改革是注冊制,與發行定價的非行政化。

11月6日,證監會在新聞發布會上宣布,重啟暫停4個月的IPO,此前暫緩發行的28家公司將按現行制度恢復發行。公開發行2000萬股以下的小盤股發行,取消詢價環節,由發行人和中介機構定價。加強對中小投資者合法權益的保護,建立攤薄回報機制。而發行規模在2000萬股以上的IPO發行仍采用詢價機制。

11月13日,證監會官網一次預披露85家公司招股說明書,是年內單日預披露最多的一次。11月27日,中國證監會新聞發言人張曉軍表示,推進股票發行注冊制改革是國務院的重大部署,注冊制改革將堅持市場化、法治化取向,建立健全市場主體各負其責的體系,保護投資,便利融資,把握好改革的節奏、力度和市場可承受度的關系,統籌兼顧、循序漸進,確保市場穩定運行。

注冊制意味著不斷左右搖擺的發行定價走上市場化軌道。公司信息披露的充分與真實性,是準確定價的基礎。這次A股定價機制改革,要求披露的信息全面、真實,證監會與發審委不再提供隱性信用背書,價格高低與證監會無關,買賣雙方責任自擔。

審核仍然存在,擬上市公司申請發行股票,提供相關財報,證監會審核文件的全面性、準確性、真實性和及時性,不對發行人的資質進行實質性審核和價值判斷,只要證券發行人提供的材料不存在虛假、誤導或者遺漏,公司的股價由市場說了算。

市場交易者根據真實的財務數據定價,取消所有在《證券法》之外的考核指標。此前為了保護新股投資者,IPO發行市盈率基本低于已上市板塊的行業市盈率,確保發行成功、確保投資者的打新收益,這將成為烏托邦社會的美夢,打新不一定能夠保證收益率。如果數據沒有造假,能夠高價發行是投行能力的體現,發行價格高低與監管無關,而是市場的選擇。

很好,表面上這的確是地道的市場化改革,我們應該為此鼓掌。但我們不能忘記,成功實行市場化改革必須有前提,即有執行力的法律,這是中國市場上的珍稀之物。以往中國A股有一些舉措假借市場化改革之名,結果卻形似“搶劫”,比如讓內地投資者投資B股,一些悲慘的內地投資者花了美元購買B股到現在還沒有解套,而部分提前埋伏者獲得暴利。今年上半年股指期貨交易,這是市場的常規交易之一,但此后公安部門曝光的伊世頓貿易公司以360萬元人民幣初始資金獲得20億元人民幣以上收益,買通某期貨公司技術總監,境外物理學家與金融專家投資,使得交易看上去像一場定向屠殺。

建立市場化必須有市場信托責任,現在決策者意識到了這一點。朱鎔基總理時代提出的“不做假帳”,對很多公司仍是奢侈品。喊口號無用,實現信托責任的前提是,找到買單者。A股市場必須找到假帳買單者,和內幕交易買單者。如果讓弱勢投資者買單,做假帳就是必然趨勢。

這一次找到的買單者是保薦中介機構,新政強調,發行人是信息披露的第一責任人;保薦機構、會計師事務所等中介機構承擔核查把關責任;投資者自主判斷發行人投資價值;審核工作則重點關注信息披露的齊備性、一致性和可理解性。

如果出現數據造假行為并且被證實,“苦主”可以找到保薦中介機構,中介機構必須以賠償的方式為自己的不誠信、不專業負責。中介機構必須公開承諾若信息披露有虛假記載、誤導性陳述、重大遺漏造成投資者重大損失的,將先行對投資者進行賠付。

這是A股市場的一項“德政”,該德政由一樁造假事件引發——2013年,平安證券出資3億元設立“萬福生科虛假陳述事件投資者利益補償專項基金”,用于先行賠償在萬福生科虛假陳述案件中受害的投資者。這是中國投資者受到的難得的補償,切實地保護了投資者利益,新政策是對這項試驗的延伸。與當初的綠大地造假一樣,萬福生科造假已經造到讓人匪夷所思的地步,營業收入虛增幾十倍。

有了賠償機制,并不必然讓A股市場樹立誠信與法治,中介機構賠償到現在為止只有一例,如果造假辨識與處罰很少,收益遠大于風險,對于造假方不會有太大震懾。

以往A股市場也有嚴格的法律,違規披露與不披露信息,造假都是違法行為,并且借鑒了美國與日本等國的經驗,根據新《公司法》第208條第三款規定:承擔資產評估、驗資或者驗證的機構因其出具的評估結果、驗資或者驗證證明不實,給公司債權人造成損失的,除能夠證明自己沒有過錯的外,在其評估或者證明不實的金額范圍內承擔賠償責任。迄今為止有什么太大的用處嗎?對權力沒有執行力的疲軟無力的法律,哪怕條文再完完善,都是“紙老虎”法律。

A股市場建立責任機制,還缺乏關鍵制度的集體訴訟制度。投資者的維權成本過高,證券民事訴訟有行政前置程序,時間漫長,再加上律師費等種種費用,相當于對投資者維權人為設置高門檻,表面上看是維持了企業利益降低社會成本,實際上投資者可能失去法律救濟的最后機會,使A股投資者的最終防線失守。既然要實行注冊制,實行市場化定價,允許投資者提起集體訴訟,以降低維權成本,增加公益特色,加大對造假者、不法交易者的威懾力度,就是法治市場與準確定價的前提。

中國實行市場化能否成功,關鍵看兩點,能不能找到信托責任的責任人與買單者,能不能建立簡潔卻高效的公平法治維權體系,使弱勢群體大體上可以得到最后救濟,否則,我們可以把大部分普通投資者稱為炮灰投資者。

沒有法律不可能有市場的擁躉,沒有市場,權力的租金就不可能下降。

  


如意彩是合法网站吗